精致的猪猪女孩

【昕博】不宠我宠谁

第十一章

        许昕和方博当然不会跟许世诚一家住在一起,也没住在许老爷子以前的老宅子,而是在接近城郊的地方买了一座独立三层公寓,除了钟点工半个月来一次,平时只住他们两个。房子对两个人来说本来就大,尤其是现在谁都不说话,寂静得更觉得空荡。

        方博本来在许昕对面的沙发上面无表情和他对视,他觉得自己脸都僵了的时候许昕还是保持那个姿势——皱眉看着他。两人这样子更像一场对峙,结果这次是方博先输了,对着许昕面无表情对他来说有点难度,他一看到许昕最想做的是扑上去,当然,他确实这么做了!“哎呀呀,干嘛这么严肃?搞得跟我跟小姑娘要电话号码了似的!”方博朝许昕扑过去,故意像只哈巴狗在他怀里蹭蹭,一手落到他眉心,把皱起来的地方抹平。许昕在他扑过来的时候就接住了他,再被他这赖皮的样子一闹,冰山脸瞬间破了功,一手托着他的背,一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笑骂:“别闹!”“谁闹了?我才没闹!你个暴君,居然敢打我屁股!我要报仇!”被方博一阵闹腾,刚开始的严肃一下子没了。要暴动的方博被许昕压在沙发上,双腿很自觉的环上许昕腰,晶光闪闪得看着他,“我饿了!”弓起身故意在许昕下身蹭蹭。许昕眼神一变,他是喜欢方博主动,但这小东西越来越大胆,让他差点招架不住,这种感觉……很有趣!“小坏蛋,就这么饥渴?”许昕俯身,在他唇上啄了一下,舔着他的耳垂,低声说。“错,是欲求不满!刚才在学校你都没满足我!”方博怨念的话让许昕动作一顿,他记忆里还有方博是个亲他一下就炸毛脸红的纯情少年的画面,再对比现在,连欲求不满都能说出来,小奶猫进化成小狐狸也不过如此!

       许昕虽然一手掌管着许氏,今年却也不过只有二十六岁,遇见方博前也不是没谈过恋爱,但都是只谈恋爱不谈情的那种,遇到方博算是一头扎了进去,所以对待方博跟以前那些肯定是不一样的,虽然得到方博的手段是不怎么好看的,但之后很多时候他对方博都是有一份尊重的,就连床上也一样,方博本来就对这些有些排斥,他当然不会要求方博在床上用嘴,也不会要求他说些下流的话。在床上,他们俩其实是没什么花样的,许昕以前对别人风流的手段全收了起来。就在许昕即将化身“纯情”男的时候方博却突然进化了,还一下子成精那种,也无怪乎许昕招架不住!

       许昕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放开方博,本来是要谈正事的,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闹了,先把你的事说清楚。”“我能有什么事?”方博不以为然,勾着许昕的脖子跟着坐起来,却眼尖地发现他耳尖居然是红的,一下子就瞪大眼,还不相信的眨了两下眼,才一脸惊奇地捏了上去,不可置信地说:“你不会是害羞了吧!”许昕面无表情的抓住他的手拉下来,“别打岔,现在在说你的事情!”“许昕,你真的耳朵红了!都成红辣椒了!别告诉我你真的害羞了!我天,你居然也会害羞!”方博像发现了新大陆,蹭着非要给他拍下来,被许昕强硬困住。

       许昕人本来皮肤就白,两个耳朵实在太明显,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耳朵发烫,内心一片骂娘,面上依旧面无表情,甚至还皱眉看着方博,一副看他无理取闹的严肃脸。最后方博还是没能把这一历史性的画面拍下来,等许昕放开他的时候那双罕见的红辣椒已经没了,不过方博倒是多了个兴趣——调戏许昕,他以前都不知道,许昕居然也有这一面!话归正题,许昕把挂在他身上的方博扶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方博眨眼,一脸无知,“什么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伸着爪子就往许昕脖子上勾,却在许昕低沉的目光中拜下阵来。许昕看到的方博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有些心软,却不知他脑子里正在飞速运转,该用一个什么借口来填补上辈子留下的后遗症。许昕如果到现在还没发现方博的不正常那就真没资格说爱他了,在商业场上嗅觉灵敏如猎豹,他其实应该更早发现,就因为方博在他面前表现得太正常,他又一直沉浸在两人的感情升温期,才会隔了这么久才发觉不对。

      方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正常,一点都看不出异样,方博喜欢粘他,所以他们俩个又总是在一起,以至于他没有看出方博在面对别人时候的异样。身体僵硬,说不出话。现在想想,这段时间他真的没见过方博跟除他以外的人交流,就连在公司,一有员工敲门,他就躲回隔间,当时只以为他不好意思,现在看来却不止如此。去餐厅选包间,人多的地方缩在他怀里,排斥去学校,坐远离同学的位置,被导师叫的时候的不自然,就连被导师质问的时候都没有反驳,这不是他认识的方博,方博脾气并不温和,这样的委屈都能吞下去,甚至无动于衷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就在许昕犹豫着要不要把人抱进怀里,不再逼他的时候,方博的说辞也已经想好。方博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唐岩,小声说:“就是从……我妈去世那段时间才开始的。”妈,对不起把你拉出来了!方博在心里很愧疚地给他妈磕了个响头,脸上却努力扮演着小可怜的角色。“我妈刚走那段时间我一直很害怕,觉得这世界上就剩我一个人了,晚上睡觉还总是做噩梦,有时候周围一片漆黑,我怎么喊都没人答应,有时候周围很多人,但都用凶恶的眼神瞪我,我一个人缩在角落,全世界都是坏人……”七分真情流露,三分夸张煽情,再加上许昕关心则乱,方博一个泛水雾的眼神甩过去,许昕就一脸心疼的赶紧抱过来,又抚又亲。“宝贝别怕,你还有我,我一直陪着你,不会留你一个人的!”
 
       方博他妈去世那段时间他一直陪着,母亲是方博最后一个亲人,方博表面上活泼,内心其实很敏感,也没什么安全感。他妈去世后方博几乎崩溃,不吃不喝。他虽然爱方博,却也无法代替真正的亲人,更何况那时候他们两个的关系也并不和谐,方博对他还有排斥。他心疼,却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陪着他走出来。虽然方博后来看上去确实恢复了正常,但是没想到留下了这么大一个隐患!“我知道你会一直陪着我,那时候就是你把我从黑暗里拉出来,喂我吃饭喝水,陪我说话睡觉。”方博红着眼撒娇似的趴在许昕脖子里蹭蹭,又委屈地瘪嘴,“可是,别人都不是你,我不相信他们,我的身心都下意识不受控制地排斥跟他们接触。许昕,除了你,我谁都不信!”这套说辞当然也是编的,他的反应完全是上辈子被许昕囚禁留下的后遗症,两年没出过房间,又不停地被许昕灌输不能接触别人的思想,直到许昕去世他被送出国,他已经不能正常跟其他人接触了,甚至在人多的地方就会控制不住得浑身僵硬,想要逃离。和上次骗许昕的原因一样,这个真相更不可能告诉他。

       他一点都不想许昕对他愧疚,也一点都不觉得上辈子许昕对不起他。就连他知道自己变成这样的时候也没有怪过许昕,那个时候他突然被陌生人从囚禁了两年的房间里接出来,大脑里还一片茫然,直到被送上飞机才意识到许昕可能出事了。第一感觉是恐慌不安。他在许昕事先安排好的房子里住了半个月,许昕都没来找他,心里不安越来越大,直到看到律师拿来的遗嘱,他才知道许昕已经死了。天塌地陷,沉重的绝望铺面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那段时间对他来说是灰暗的,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大脑空洞。当他渐渐从许昕去世的冲击中清醒过来时,他的世界已经完全跟外面隔绝,从身体到灵魂,对所有人都是排斥的。这种排斥伴随着他的重生跟到了这一世,除了许昕,其他人都不行。重生后方博也想过这个,他想到的结果是有两个原因,许昕对他长时间的囚禁或许只能算一小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在他自己身上。上辈子许昕的死对他打击太大,潜意识里他是不相信许昕会丢下他的,他对有些事情偏执得可怕,许昕死前他会因为许昕几乎变态的占有欲跟他折腾,可许昕死后他却自己给自己套上了许昕给他的枷锁,就好像……许昕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他看别人许昕会生气,别人看他许昕会生气,他和别人说话许昕会生气……所有唐岩不允许的都加固在了他灵魂里,在他大脑没做出反应前身体已经在遵循许昕的指令。

        方博重生之后除了黏着许昕,做的最多的就是反思。许昕依然宠他,他也依赖许昕,可以胡闹,可以恃宠而骄,但他再不能像上辈子那样作死,还给许昕扯后腿!人贵有自知之明,如果经历了生死,他还看不清现实,那他自己都鄙视自己。方博的说辞并不是没有破绽,但当方博提到他妈去世许昕下意识的就相信了,他亲眼见过那件事对方博的伤害多大,心理受创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他对方博的心疼和方博略微提升的演技,又有方博的甜言蜜语轰炸,这个理由几乎瞬间就被许昕接受了。

评论(4)

热度(70)

  1. 海绵丢了宝宝嗷精致的猪猪女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