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猪猪女孩

【昕博】不宠宠我宠谁

第十二章

         方博认为他身上的问题并不是大问题,只要有许
昕,其他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而且现在他又不用
去上学,更不用跟别人打交道。他和许昕两辈子的爱凑到一辈子用,二十四小时黏着许昕他都嫌不够,哪还有功夫搭理别人!尽管他再三反对,撒泼耍赖,连一哭二闹三上吊都差点用上,还是被许昕扛去了医院。

       

          许昕这次是打定主意要把方博送进医院好好检查一遍,上次就被他耍赖闹过去,才会到现在才发现他的异常。许昕对方博有占有欲不假,听到方博说只在他面前正常也不是没有窃喜,但他不会拿方博的身体开玩笑,他要一个健健康康陪他一辈子的方博。

         
             于是,医院的小护士就看见一个小帅哥上身在外面,脚却勾在车里,双手扒着车门死都不松,嘴里又骂又嚷:“混蛋许昕,老子不去!你别拽我!我就知道,得到了就不珍惜,刚把老子骗上床,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你个负心汉!渣男!老子白让你上了!你再拉我,信不信老子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屁股上有块红胎记!”被周围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许昕脸都黑了,“下来!”“不下!”许昕深吸一口气,不再跟耍赖的方博客气,掰开他的指头,身体一弯,把人扛在肩上往医院里走。方博挂着许昕背上又拍又骂,知道这次是怎么都逃不过了,不得不服软,“许昕,这姿势我难受。”许昕停下脚步,把他放下来,方博却勾着他的脖子一下子跳到他身上,腿跟个孩子一样缠上他的腰。许昕下意识伸手托住他的屁股不让他掉下去。

     
       “许昕,你不疼我了!”方博噘着嘴,扑闪着大眼睛盯着许昕做最后挣扎。许昕已经懒得去想旁边小护士脸上的激动和对面几个人脸上的躲避嫌恶是什么意思了,他的名声已经被这小坏蛋败光了!在方博故意撅着扮可怜的嘴上咬了一口,“乖,这里大厅广众,回家再好好“疼”你!”不管周围的目光,直接抱着方博往里走。于是,已经激动得快晕过去的小护士就看见小帅哥被大帅哥用一种羞耻(有爱)的姿势抱着走在医院长廊,小帅哥搂着大帅哥的肩膀趴在他脖子里,走近的时候还听见一阵像委屈像撒娇的抱怨:“你不疼我了!你就是不疼我了!呜呜呜!今天晚上我要跟你分床睡!”小护士还在伸长耳朵想听到更多猛料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医院以世故圆滑,欺弱怕强出名的副院长笑得像朵菊花似的朝大帅哥奔了过去,手伸了半天,可惜大帅哥两只手都在小帅哥屁屁上,只对他点了个头,一向爱摆架子的副院长这次倒是“亲民”,胳膊一转,变成给大帅哥指路,脸上的菊花都快裂了!这家医院有许氏的股份,医院对许昕这个大股东的到来非常重视,知道方博不喜欢人多,许昕也没有让其他人跟着,只留下副院长周向远带路。周向远四十出头就当上副院长,除了能力和人脉,察言观色也自有一套,见许昕似乎并不想开口,也就没有多说,只安静地当一个带路人,连许昕一路抱着方博都没表现出一丝异样。

       
           方博心情说不上好,他对医院有一种排斥,闷闷得趴在许昕脖子里,索性什么都不管了。许昕当然知道方博心情不好,私人医生他也不是没有,如果不是要给方博做一次全面检查,要用到医院的设备,他也不会非要把方博带到医院。这里人多眼杂,对方博现在这种状况确实也不太合适。许昕体谅也心疼方博,所以整个过程都依着他,方博像个考拉挂在他身上,一路上也不是没有异样的眼光,许昕全当看不见。医生问话时方博一言不发,趴在许昕身上全当医生是透明人,许昕还能在医生一脸尴尬中一脸自若,替他回答,真到不知道的问题再把方博的脸扒出来,当着医生护士的面也毫不避讳,温柔地哄着方博开口,再转达给医生。抽血的时候许昕抱着方博,一只手把他的头按进怀里,另一只手握住他抽血的胳膊,鲜红的血液随着针管从方博苍白的胳膊里抽出来的时候许昕低头亲吻他的发顶,柔声说:“别怕,马上就完了。”方博趴在他怀里一阵乱啃,嘴里发出一串很是娇气的抱怨,“疼疼疼疼疼疼疼疼!”他啃的位置刚好是许昕的锁骨,抽了快十年血的女护士看见不该看的,手抖了一下,还以为被抽血的“小朋友”这下要被疼跳起来,一直喊着疼的方博却忽然安静了下来,乖巧地窝在许昕怀里也不闹了。女护士已经到嘴边的对不起没说出口,倒是多看了方博几眼。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一上午做了二十多个检查项目,拿到报告单的时候许昕才真正松一口气,除了有点营养不良,方博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健康状况也达到良好,亚洲人的正常水平。“早说了我好得很,非要折腾!”方博趴在许昕背上不满地咬他的耳朵,“害我被抽了那么多血!你要给我补回来!”“好。检查完最后一项就带你去吃海鲜大餐!”许昕收起报告单,跟医生告别,拍了下方博的屁股,直接背着他起身,在医生一脸扭曲的表情中背着方博离开。医生也是可怜,五六十岁快退休的年纪了还能见到这样“目中无人”,没羞没臊的人,当着老人家的面就咬耳朵打屁股的,还是两个男的!这世界已经扭曲成什么样子了!老医生一脸痛心疾首,边摇头边看着已经没人的门口叹气:“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趴在许昕背上的方博心里却有些打鼓,他总觉得有些心慌。

       
           果然,当许昕把他背到一间挂着心理咨询师的房间时他心里咯噔一声。“许昕你混蛋!你把我当神经病啊!”方博从他背上挣脱,跳下来就想往外跑,没跑两步就被许昕拉住。“别瞎说!什么神经病!只是来看一下,至少也要知道你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解决。”许昕把挣扎着的方博困在怀里,抵着他的额头,低声说:“方博,我爱你,别让我担心。”方博低头不说话,用行动表示他的拒绝,如果身体检查他还能接受的话,心理检查却是绝对抗拒的,这东西,太奇怪,也太不可控。最后还是许昕先妥协,捏了下他的脸,叹了口气,笑着说:“行了,不检查了,越来越会装可怜!”方博一听不用检查,立马就笑了,跳到许昕身上,“快走快走!我要去吃大餐!”许昕无奈的在他咧着的嘴上咬了一口,“虽然不检查,但也得问清楚现在这样对你有没有影响。”“混蛋!你骗我!”“乖,别闹,只是问一下,只要对你身体没影响咱们立刻就走。”不顾方博的挣扎,抱着他往心理咨询室走。许昕一转身,就看见一个一身休闲装的男子正贴在心理咨询室的门上一脸兴趣地看着他们,许是没想到他们突然转身,逃离的动作只做到一半被抓了个现形。

    
        “那个……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就出来看看。刚出来,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对了,你们是要来心理咨询吧,进来进来,别客气!”说完,率先闪了进去,真的是闪,手脚利索!许昕顿了一下,还是抱着方博进去。咨询室只有男人一个人,许昕皱了下眉,就见男人已经收起刚才的不正经,清秀温和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们好,周雨,这间咨询室的主人,高级心理咨询师,很高兴能为你们服务。”周雨伸手,看到许昕腾不出手,也没有要伸手的意思,手臂一转,指向他对面的沙发,“请坐。”脸上带笑,一片从容,甚至还有那么点优雅。

      
           许昕抱着方博在沙发上坐下,在商业场上待久了,下意识已经在心里分析对面的人,温文尔雅,斯文得体,如果不是刚才的一出,还真就被他那张好面皮给骗了。周雨倒是表现得落落大方,还给他们倒了两杯水,把烟灰缸放到离他们近的地方,笑着说:“我这里可以吸烟,我的客户需要保持放松。”许昕摇头,“不用,谢谢。”方博只在进门的时候防备得看了周雨一眼,就趴在许昕怀里没露过头。周雨听着许昕描述方博的状况,在心里默默分析,他虽然只有二十五岁,混这一行可是已经快五年,各种心理病人都见过不少。方博的状况其实还算普通,亲人去世引起的自闭怕人倾向是很常见的。但有一点,听许昕描述的,方博在他身边完全就是正常的,而且还是相当活跃的那种,这种情况倒是没发生过。但凡自闭症人,可能会对某个有特殊感情的人格外依恋,但在主观基调上都是偏阴郁的,许昕所描述的在他面前和在别人面前完全像两个人。

      
            周雨对这两人的关系本来就感兴趣,看了眼一直扒在许昕身上的方博,眼睛有些发亮,“我猜,会不会是精神分裂?”许昕皱眉,他虽然不懂心理学,但这个词一听就不怎么好。方博脾气本来就不好,待在这个房间里心情更糟,周雨话一落,扭身,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就朝樊振东砸了过去。周雨虽然坐在沙发上,但他身手敏捷,在水杯砸过来的时候已经迅速跳到了沙发另一边。一次性杯子没什么重量,就是沙发被打湿了。许昕见周雨躲开了也就没说什么,握住方博的手在他瞪得圆溜溜的眼皮上啄了一下,低声说:“怎么了?”“一听就是骗子!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们走吧!”方博鼓着脸拽着许昕的领子撒娇。

       
              许昕还没说话,倒是周雨先跳了起来,“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怎么能说我是骗子?哥可是正经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硕士毕业,看过的病人比你谈过的女朋友都多!绝对权威!童叟无欺!”刚才的优雅全喂了狗了!许昕皱眉看了他一眼,也开始怀疑他是不是骗子,毕竟现在心理学门槛不算高,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能混进来,对面这位,一会儿正经一会儿疯癫,倒正像他刚才说的精神分裂。“哎呀,别一脸怀疑的看着我,信不信我把心理咨询师证书拿出来!”周雨瞪眼,又甩甩手,“算了太麻烦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陈白一,那个正跟人炒绯闻的男明星,他是我的客人,别看他人长得挺阳光,跟他炒绯闻的也都是美女,其实他私下里特别娘,喜欢男人,还是个0。”

     
            看着化身八卦脸的周雨,许昕真的确定,这人不靠谱。趴在许昕怀里的方博都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别……别走啊!”见许昕起身要走,周雨才意识到刚说了什么,“别误会,我其实是个很正经的人!泄露顾客信息……额,我不是故意的,你们就假装没听见!哎哎!还没聊完呢!别走啊!”见许昕已经走到门口,樊振东只能放大招:“其实他的情况我已经分析过了,我有办法能帮他调整好!”许昕停下来,转身不怎么相信的看他。“真的,真的!来来来,坐下咱们慢慢说!”周雨舔着脸,把人请回来,这下连斯文得体都没了。许昕不说话看着他,等他开口。方博则趴在许昕身上磨牙。“据我分析,他的状况应该属于心理障碍的一种,这种情况,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催眠引导,把他意识里阻碍他跟人相处的一面挖出来,首先要正视问题,才能一点点疏导……”周雨话还没说完,另一杯水就砸了过来。周雨拍拍心口,又躲过一次。

         “走,我不要听他瞎说!”方博拽着许昕的衣服催促,他其实心里有些怕,他知道自己的原因在哪里,而那些是不能让许昕知道的。催眠这种东西据说能把人潜意识的东西挖出来,他身上的秘密,绝对不能暴露。许昕也觉察到他的激动,抱紧他拍他的背安抚:“没事,没事。”“我不要催眠!我不催眠!”方博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跳下来,被许昕搂紧,眼睛已经红了,“许昕,我怕,我不要催眠。”“好好好,不催眠!别怕,没事的!”许昕抱紧他,啄吻他的眼皮,又把脸贴过去蹭蹭他的,“乖,不怕,我们不催眠。”躲过一劫的周雨偷偷观察他们俩,同性恋他也不是没见过,像他们两个这么亲密,还不躲不避的还真是没有,gay圈是出了名的乱,见了许昕和方博,他开始思考,难道同性之间真的有真爱?周雨见过的心理病人不少,又有很多像方博这样对催眠排斥的人。把自己的秘密完全交付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勇气。对方博的抗拒,周雨倒是不觉得奇怪。“其实,除了催眠还有另一种方法。”

     
         周雨出声,打断对面两个人的腻歪,内心狂吼:单身狗也是需要关爱的!“根据你的描述,你的……爱人,他跟你相处时是完全正常的,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才会感觉异样,这种情况有些特殊,不过也不是不能从外部解决。我觉得,如果想让他恢复正常,关键就在你身上,你就是一座桥梁,搭在他和外界之接,你可以引导他,带着他跟外界接触,循序渐进。你可以带他去人多的地方,让他熟悉那种人多的环境对他是无害的。至于对其他人不能说话,你可以帮助他先交一个朋友,一个人好了,后面就好办了。”许昕还在思考周雨话的可行性,方博就先坐不住了,他什么状况他自己最清楚,绝对不是他说的精神分裂或是自闭症,他过不了的是心里那关,许昕死给他留下的阴影。

            既然现在他已经找到了许昕,只要确定许昕活着,在他身边,要他恢复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况且他现在也不想恢复,知道他身上的异样后,许昕到哪都带着他,人多的地方还搂着他,护着他,他就想许昕一天二十四小时惦记他,傻了才会想恢复!这个人什么都不懂,瞎扯淡!方博恼怒,顺手抓住离得最近的东西砸了过去。这次是烟灰缸!“怎么又砸我!”周雨一阵哀嚎,已经反射性伸手,烟灰缸稳稳被他抓住。“身手不错。”

       许昕平静的看着周雨,抚着方博的头发,倒是一点怪他的意思都没有。“还好,还好!”周雨把烟灰缸放下,顿了一下,还是直接收起来,“干我们这一行特别不容易,什么人都有可能遇见,很多还是这里,”伸手指指头,“有问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疯。当然我绝对不是说你爱人!所以,为了自保也得会几招!”方博也没看抓的什么,扔出去才感觉硬硬的,本来还有点担心,看到他把东西抓住,撇了下嘴,爬到许昕肩膀蹭蹭:“我们走吧,别浪费时间了!我都饿死了!”许昕亲了他一下,“乖,忍一下,我们很快走。”又看向周雨,“我想知道,他这种情况会不会对他的身体有什么危害?”“这个……”周雨看了眼方博,“你不是说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他很正常吗?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吃好喝好休息好,注意保持心情开阔,对身体是没有影响的。”

        其实说到底许昕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只要方博身体没影响,其他的就不是大问题。许昕抱着方博走的时候周雨还趴在门上挥手,“下次再来,老熟人,打七折哟!”

  我打算写胖雨,大家觉得怎么样(ง •̀_•́)ง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