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猪猪女孩

【昕博】不宠我宠谁

第二十章
 
       Tirena再打电话找方博的时候方博看着许昕使劲摇头,用口型跟他说:就说我不在!我不在! 他现在不想和Tirena说话,人一好好的小姑娘,额,虽然思想不怎么纯洁,被许昕这个不要脸的大半夜设计听了一场床戏,实在是……其实就是他自己觉得没脸见人,这个人当然专指Tirena。 许昕看着着急的方博勾唇,倒是很配合的跟电话里说他不在。 方博刚松了口气,就听他又说:“他怀孕了,在安胎……” “滚你大爷!”方博冲上去夺过手机。

       

        上辈子明明觉得许昕是个很正经的人啊!怎么现在坑完他弟坑他妹,现在又来坑自己,不要脸加没节操,真的是,真的是……要不是爱他,真的要把他这幅狡诈的面孔贴到他们公司大门上,让所有人都看看,他们老板有多无耻! 方博瞪了他一眼,抱着电话跑到远离他的沙发上和Tirena说话。 “小嫂子!岩岩说你怀孕了啊!” 方博木,咬牙瞪了眼埋头公务的人,“额……我是男的,怎么可能怀孕?他瞎说的。” “哦——” 方博确信从这一个字里听出了遗憾是怎么回事儿? “我想再给你寄箱吃的,你想要云南米线还是北京烤鸭?”方博急忙打断她。 转移吃货注意力用吃的最好用,果然,Tirena的话题已经转移到北京烤鸭身上。

         方博悄悄出了口气,再次用眼射出两道飞刀,命中许昕心口!这个混蛋! Tirena给方博打开的何止这一扇大门,自从拿到第一笔工资,方博终于找到了摆脱吃软饭命运的钥匙。 现在网络技术那么发达,有些工作根本不需要出门。Tirena会在法国给他接一些翻译工作,当然,他自己也学会在网上找一些。 现实中他不习惯跟人交往,网络虚拟文字世界里倒是渐渐没了那么多芥蒂。 翻译工资并不高,但方博做的非常有激情,上辈子的这么多种语言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方博看着账户里的数额渐渐变大,美滋滋地盘算着该怎么给许昕庆祝他即将到来的二十七岁生日。

        相比之下,许昕反而没那么轻松了。 自从宣布许氏上市以来,各种事情接踵而至,公司评估和重整他从去年就在筹备了,中间也不是没有一点麻烦。 许氏是许老爷子一手创建的,有五十多年历史,几乎全国各省都有分公司,品牌主打亲民路线,在各三四线城市也都有供销商,名气不可谓不大,偏有一点,许氏没有上市。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许多大公司纷纷选择上市来扩大知名度和融资,但是作为老字号的许氏却始终没有上市的动静,外界议论纷纷,其实真正的原因无非是唐老爷子不同意上市。 许老爷子经历过贫苦年代,虽然创立许氏的时候头脑精明,高瞻远瞩,但骨子里还是有传统思想,自家的公司,自然要掌控在自家人手中,许氏不缺钱,又不缺名气,何必要上市把公司股份分出去,受别人监管制衡。 况且许老爷子那时候年纪也大了,没那么多精力对公司大刀阔斧改革,只想着就这么稳定地传到许昕手里。 许老爷子知道,许昕和他不一样,年轻人年轻力壮,思想前卫,必定是要对公司老旧的制度进行改革。公司交到许昕手里,那就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老爷子并不是放不下的人,他早晚得死,一死皆空,许昕要怎么做就跟他没关系了。

        躁动的不止这些股东,最坐不住的就是许牧,虽然知道许昕许诺的副总怕就是一个坑,可好歹现在公司还跟他一个姓,再有许世诚在那站着,他进总公司也不是没机会。但如果公司上市,就会有更多人监管,更多股东,他这唐可就没什么意义了,最重要的是,唐老爷子遗嘱里居然没提他的名字,连许世诚还有10%的原始股。 许牧咬牙,同样姓许,凭什么那个死老头眼里只有许昕! 许昕其实也不是没给许牧留活路,公司资产评估的时候Q省的五家公司是不包含在里面的,等于这五家公司从许氏划了出去,跟许氏没有关系,为许牧个人资产。 对这个没什么感情的弟弟,许昕实在有够宽容了,就是不知道他领不领情。

        公司的事方博不懂,所以也不操心,他操心的是许昕二十七岁生日来了。 方博提前一天偷偷订了个高级西餐厅,还专门嘱咐要有烛光晚餐,玫瑰花铺地,他要给许昕一个惊喜。 现在想起来,除了一起出去旅游,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搞浪漫! 两辈子的第一次浪漫是他制造的,方博想想就激动,虽然一顿晚饭就花了他三个月存的钱,他还是开心,以前都是许昕照顾他,对他好,能为许昕做点什么让他特别满足! 想到许昕可能有的惊喜眼神,方博心里有股莫名的自豪感! 而事实上,许昕也真的很惊喜。 许昕这段时间忙公司的事,根本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方博也说带他去餐厅,只说想出去吃饭。 许昕抱住他亲吻,又啄吻他明亮的眼,心里很愧疚,这些天都没能好好陪他。

     “宝贝,再等我一段时间,等公司上市了,我们就出去旅游,你本子上记过的所有地方我都陪你走一遍。” “好的!好的!”方博使劲点头,拉着他就往外走“快走,我饿了!” 许昕轻笑,任他拉着往外走。 到餐厅的时候方博把订单号递给服务员,自然有人带他们过去。 许昕并没有想太多,只搂着方博跟着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方博拉住。 “你在外面等着,我先进去看看!” 许昕这才有些疑惑,打量着周围,很高档却不实惠的西餐厅,方博是最不喜欢这种地方的,今天怎么带他来这里了?还神神秘秘不让他进去?

        许昕在外面疑惑,方博却在里面忙着把让餐厅准备的红蜡烛摆成心形,点燃,再检查一遍,玫瑰花,有了,蜡烛,有了,红酒,有了,彩灯,有了,心形灯,有了! 完美! 虽然有些少女系,但这个时候就是要怎么浪漫怎么来,如果不是他赚的钱不够买一个钻戒,他还真想跪地来一场求婚,这么有男子气概的事,那必须得放着我来! 床上和床下,总有一个像男人! 默默盘算着明年这个时候他应该能攒钱买一个钻戒,方博走过去,拉开包间门,先扑过去捂住许昕的眼。 “先不看,跟我进来!” “干什么?这么神秘。”许昕笑,抓住他的胳膊,跟着他一步一步往里走,还能听见方博忍不住的贼笑。 “到了!”方博停在心形蜡烛前,松开许昕眼睛前,说:“你要把持住,太感动也别哭出来!” 许昕觉得好笑,方博已经松开他的手。 眼前的画面太梦幻,总是出现在未成年少女的梦里,银白的泡串灯在昏暗的墙壁上一闪一闪,组成“生日快乐”,彩灯在旁边摆成“I love U”,脚边是蜡烛摆成的心形,不远处的桌子上铺满玫瑰花瓣,两边各摆着两台西式烛台。

       许昕看着眼前的一切,又看看亮着眼扑闪扑闪注视着他的方博,抬起胳膊挡住了眼。 “生日快乐!有没有感动到?捂脸干嘛?不会是真的感动哭了吧!”方博扑过去勾住他的脖子,在他下巴上咬一口,嬉笑。 许昕放下手,哪有哭的痕迹?搂住方博的腰,笑得无奈,“你弄的这些……”长出了口气,“我不是女人。” 话虽如此,眼中的高兴却显而易见。 方博当然也看得出来,挂在他脖子上仰头,有些得意,“我知道你不是女人,但你是我媳妇儿!” “小坏蛋,谁是媳妇儿?”许昕低头,吻了下他的唇,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 方博不怕死的看着他,“你是我媳妇!我也是男人,怎么就不能有媳妇儿了?不管怎样,反正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媳妇!” 许昕笑着点头,“好,但是只能在你心里,出了喉咙眼儿就得叫老公。” 方博瞪着眼看了他三秒,咧嘴笑,“我刚才看着你在心里喊“媳妇儿!媳妇儿!”,你没有反对!” 许昕勾唇,似信非信地看了他一眼,搂在他腰上的手下滑,用力,托着方博的屁股抱了起来,抵住他的额头,低声说:“宝贝,我很高兴,谢谢你!还有,我爱你!”往前,吻住方博的唇。 方博腿环在他腰上,胳膊攀着许昕的肩膀,启唇,毫不客气迎上去。

        红酒、玫瑰、牛排、烛光。 本来在桌子两头的椅子被方博挪到了一起,靠在许昕身上张着嘴等许昕把切好的牛排送到他嘴里,向许昕炫耀这顿饭钱完全是他自己赚的,当然,他在网上当翻译的事儿就漏了陷了。 反正许昕生日已经过了,方博也不打算瞒着他,他的自尊心害了他的上辈子,这辈子什么都无所谓了,更不会在钱上纠结,他愿意被许昕养,也不在乎当小白脸,许昕的钱就是他的钱,这没什么不好。 许昕喂他喝了口葡萄酒,摸摸他的脸,对于他赚钱的事,只说了一句,“玩玩就好,别累着。” 方博翻了个白眼,哼了声,他才不会告诉许昕,他还准备明年买个钻戒呢!

失踪人口回归了,终于更了,我来了,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乐乎内转转就行啊,我好害怕微博上的撕逼,快抱紧我。大家那边下雪了吗,我一个南方人好羡慕下雪的地方(ಥ_ಥ)

评论(6)

热度(48)